大发快三

手机扫一扫

娃娃头雪糕
发布日期:2019-07-15    作者:刘玉仙    
0

好像人到中年,总是愿意回味年少的时光,味觉最容易引起我们的回忆。那个年代好吃的食物,到现在吃到以后依然会欣喜若狂,小时候我和妹妹最期盼过暑假,火辣辣的夏天可以吃到双色卡通奶油味的娃娃头雪糕,这种“待遇”的零嘴儿在当时是很奢侈的东西。

父亲退伍后被安排到县上国营单位上班,一个人毅然承担起了一大家的重担。上世纪80年代刮起了“下海”的创业浪潮,父亲也停薪留职,做起了生意。他凭着在部队当过驾驶员的的优势,拿着家里仅有的积蓄和在银行的贷款,经营起了运输生意。由于初次尝试不善经营很快亏了本钱,还欠下了银行高息贷款,家里的日子从此紧张起来。

记得一天中午,家里饭桌上放着一个用毛巾包裹的白瓷碗,出于好奇,妹妹迫不及待的把毛巾揭开,碗里两个塑料包装的口袋。“姐,雪糕!哈哈……”妹妹三下五除二,打开塑料纸惊讶大叫起来。在那个年代,加上家里拮据的条件,能有雪糕吃,而且还是奶油味的,绝对是件幸福的事。原来雪糕是父亲上班前给我们买的,因为家里没有冰箱,所以用毛巾包裹了好几层。

我和妹妹吃过一回,馋着嘴就想吃第二回,隔三差五嚷着让父亲去买。父亲一边还账一边要养家,日子很紧张,但是他总会想办让我和妹妹如愿。就这样,每过几天,在饭桌上总会放着娃娃头雪糕。起初我没觉得有什么特殊的地方,也不懂的问父亲雪糕是怎么来的。直到下一个“雪糕日”,我和妹妹却没有等来娃娃头。那天中午天气特别闷热,正是想吃雪糕的时候,可是一直没看到父亲的身影。我和妹妹埋怨着外面下起了瓢泼大雨,也许是雪糕的诱惑,我打着伞在厂区找父亲,走到了冷冻房,看到有一群工人正在装火车皮。虽然雨下的大,工人们依然忙碌着,一眨眼,在人群中,我扫到了一个身材微胖,走路急缓的身影,是父亲。我远远的叫了几声,父亲扭过头,赶紧用脖子上的毛巾擦去蛰眼睛的汗珠,向我走了几步,然后又停下招手示意我赶紧回家,转身扛起货物走进了库房。

直到晚上,雨停了,父亲也回来了。“仙仙,霞霞,起来吃娃娃头咯。”父亲轻声叫着我们。妹妹一听,一股脑从屋里跑出来。妹妹不高兴的问:“爸爸,你去哪里了,雪糕都快化了!”“对不起,妹儿,爸爸去你老叔家下棋去了,回来迟了,快吃,快吃。”父亲一边说着,一边给我使劲地挤眼色。那天我吃着雪糕,想着父亲扛着货物的背影,雪糕奶油香甜中有种心酸的感觉。

前段时间,70岁的老父亲给妹妹说,他特别想吃娃娃头雪糕,可是楼下商店没有卖的。妹妹听了,周末休息专门跑回来给父亲买,可是找了很多地方,都和小时候的娃娃头味道不一样,为了让父亲高兴,我和妹妹还是买了几根拿了回去。父亲拿着口袋,慢慢打开包装,来回看了下,咬了一小口,认真的品尝起来。父亲边吃边点头说:“妹儿,和小时候的味道一样好吃,你们回来了啥都香。”其实,小时候父亲每月的工资都给拿去给银行还了贷款,为了生活开支贴补家用,父亲瞒着我和妹妹去库房当搬运工。干完活时候就缠着库管员零卖给他两根娃娃头雪糕,这才有了我和妹妹的“雪糕日”,可是每次都只买两根,父亲却从来不舍得吃,他更不知道是什么味道,所以当他说味道和小时一样的时候,我的眼泪忍不住了。

我已为人父母,面对孩子,不论生活如何百般挤兑,我总想爱你多一点,我想当年父亲肯定也是这样想的。我身上有父亲以及天下所有父母的心愿在,不论如何,倾尽所有提供我的孩子一切好的条件,教会她成长,爱与被爱,祝福她一生如愿,殊不知世间一切看似绵延至永远的爱从一开始就已经进入倒计时,那么,从今天开始,我想爱你多一点。(汉钢公司烧结厂 刘玉仙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