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发快三

手机扫一扫

 钢包热修班里的“外协老哥”
发布日期:2018-10-24    作者:姚国安 牛丹    
0

在汉钢公司钢轧事业部一线,有一群人身着别样工服的人,他们不分昼夜穿梭于各个钢包之间;他们没有高学历、高职称,有的只是一张沟壑纵横的脸庞和一双堪比庄稼汉的大手。他们7年如一日,坚守在钢包热修的阵地上,与高温为伴,与钢花为伍,用娴熟、高效的操作,在转炉与连铸生产中架起一条条高速公路,见证着连铸产量纪录的不断刷新,他们就是钢包热修班里的“外协老哥”。

 钢包热修班里的“外协老哥”

无悔的老黄牛

老黄牛原名黄明生,7年前为了照顾上高中的儿子,40出头的他转行干起了钢包热修,从报包号、填写记录开始,这个侍弄了半辈子庄稼的老哥哥,与年轻后生们一道,开始了四班三倒的职业人涯。虽是半路出家,可老黄比谁都较真,每次接班时他也是第一个到现场,趁着大家干活的机会,暗暗地学习。他有个小本本,上面密密麻麻地记满了热修操作的各种注意事项和数字,以至于后来大家每每遇到什么难题,都会喊:老黄牛!把你的“热修宝典”拿来看看。而老黄,也是乐此不疲,很痛快地将自己积累的经验分享给大家。一来二去,老黄不仅自己技术提升了,在大家伙心中的威望也是与日俱增,还被工段提升为副班长。当了班副的老黄,更像一头老黄牛,班前会他都不厌其烦地强调注意事项,什么换滑板时的表面平整程度、打水口时的风镐角度、洗眼吹扫气量调节等等,连要求甚严的主管曹振民都称赞老黄是热修班里的尖兵、老黄牛。

夜里偶遇老黄,虽然路灯微暗,但我依旧一眼就认出了他。长满老茧的手掌还是那样厚重、有力、温热,只是鬓角平添了几束白发,寒暄中得知老黄孩子大学毕业也已工作了,家里一切都好。言语间老黄渐渐湿了眼眶:“感谢公司在我最困难的时候给我这份工作,一切都挺过来了,眼下最要紧的就是踏踏实实干好热修,报答汉钢公司。”

 钢包热修班里的“外协老哥”

闲不住的杨方

“认真对待每一包钢水”是杨方给自己的座右铭。

初入岗位时,杨方只是一名普通的天车指挥员,负责在每次出钢吹氩后,指挥天车工将龙门勾准确、安全地卡入钢包耳轴里,然后起吊至连铸平台,待浇钢完成后,再指挥天车倒钢渣、将钢包座放置在热修台上。这活看似轻巧,却没几个人愿意干。大家都说,指挥150T的钢水包起吊可不是耍耍,稍有差池后果不堪设想,所以这人是换了好几茬,却没一个能坚持下来,可杨方却一干就是2年。2年来,他用每月磨破一双鞋的频率,换来了零违章、零事故、零误机的骄人战绩,为连铸生产的血脉畅通,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。在不指挥天车的空隙里,杨方总会认真观察、细心揣摩工友们干活的每个细节。有时人手紧缺,就主动帮忙打水口、检查机构件、更换滑板,忙的是不亦乐乎。旁人说这是自己给自己找事,可杨方不这么想。他想跳出舒适圈,期盼拥有更广阔的平台,所以就见缝插针地学习。如今,凭借丰富的实战经验,杨方在众人中脱颖而出,被任命为热修丙班班长,成为独当一面的实力悍将。

“这杨方,思路清晰,踏实肯干,组织生产更是一把好手!只要他当班,钢包热修从来都不用人操心。”钢包主管庄贵林这样评价他。

 钢包热修班里的“外协老哥”

传承者章班长

现年45岁的章小红,曾是热修班的王牌班长。当年,他的班组连滑率稳居第一,创下了3年零误机、零事故的记录,至今无人能破。

一次,他们班接到通知,要求加快生产节奏。临近交班时,最后一炉钢包热修完成准备起调座包时,老章突然眉头紧锁说了句:“停!再测下包底温度!”因为他猛然发现包底靠近倒渣处有一条很深的亮线。

“温度310”!

“上备用包!”老章大手一挥,语气毋庸置疑。

拆完包后,大家发现在老章看到亮线的地方,厚度仅为15cm,已达到了非安全距离,如果当时没被发现,一旦注入钢水,后果将不堪设想,老章用他的“火眼金睛”成功消弭了一次事故。

近几年,老章因身体原因被调至冷修区域,负责钢包包况监护,但他依然不辞辛劳地和大家奋战在一起,用当年干热修的劲头,高标准、严要求,确保每一座冷修钢包如期交付使用。虽不在热修战线,但只要热修遇到难题,他总是第一个赶到现场和大家商量对策。年轻班长前来讨教,他也是毫不吝啬,把多年积累下的经验倾囊相授。在他的坚持和传承下,一批批骨干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,为热修队伍源源不断地注入新鲜血液。

在汉钢公司,还有很多类似于这些钢包热修的外协人员,他们用自己粗粝的双手,精湛的技术和对职业的无比忠诚,以不是汉钢人胜似汉钢人的博大胸怀,在各条战线上默默地忙碌着,为追赶超越中的“禹龙”钢铁而努力奋斗。( 汉钢公司钢轧事业部:姚国安 牛丹)